比東區更東的野生居民

八月 30, 2018 4:46 下午
facebook-share
google-share
line-share

分享給朋友

台北市的東區之東,居然有一票大隱隱於市的「野生居民」,其實都拿著忠孝東路的鑲金門牌?!其中甚至有大半已經在台北市買房置產了呢!讓我們透過埋伏在暗處的眼睛,一窺這些天龍野生居民們的生活。


挖掘覓食的鼬獾

上一期的城市靜獵,我們拿起相機,安靜地溜進忠孝東路旁的一處祕密森林。捕捉到這些城市野生居民們,夜裡活動時留下的蛛絲馬跡。
這一期的城市獵人,用更進化的器材,在路上架設了偷窺陷阱。瞧這尖尖的嘴吻、圓胖的五短身材,還有一根蓬鬆的毛尾,不就是上一期留下挖掘痕跡而暴露身份的「鼬獾」本尊嗎?

這次,可是親眼(好像也不算啦……)目睹到他邊走邊挖、一路覓食的吃貨畫面了!不過,在這城市裡,要當個單純快樂的吃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越來越少的森林、動不動就被砍頭修剪的大樹、還有那些葉子一從枝頭上落下,還來不及把地上躺出印子,就會被掃得乾乾淨淨的都市綠地,可都供不起這麼肥厚營養的腐質層來滿足這吃貨。看他在地上走走嗅嗅、搖頭晃腦的可愛樣子,突然覺得台北市裡,還能留有一塊這樣不除草、不砍樹、不鋪柏油、不掃落葉的土地,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啊!


鼬獾吃蚯蚓

咦!吃、吃到了!!
剛剛直擊了鼬獾從腐植土中,拔得生存之戰的頭籌!!(蚯蚓表示QQ)

俗話說有吃就有拉 (?),透過偷窺之眼,我們偶爾也可以目擊一些住戶們窗簾沒拉的瞬間。

白鼻心表示:密毛小毛蕨遮得剛剛好

這是上一期在竹子上留下鬼手印的白鼻心。據說很容易跟鼬獾搞混,不過相信在看過他們本尊的樣子後,應該不會再把有修長棒狀尾巴的白鼻心、跟蓬鬆毛尾的鼬獾搞混啦!
看他們在社區中央的林蔭大道上玩得多開心,這大概是社區利用率最高的公設了。令人不禁為他們祈禱,希望哪天不會突如其來的做個設施變更,就把它變成水泥大道。(聽說,有好多鄰居的社區都這麼做了)


互相追逐玩耍的兩隻白鼻心(影片:國家生技發展園區)

舒服的林蔭道,也很適合推嬰兒車出來散步。


帶寶寶散步的穿山甲媽媽(影片:國家生技發展園區)

雖然這些野生居民們都已經在台北市置產安家(相比之下,讓買不起房的小編感到淡薄ㄟ辛酸),但,長安居大不易,一不留神還是會有殺身之禍,並沒有因為住在黃金豪宅內就比較安全。

被吃剩的臺灣鼴鼠屍體(照片:國家生技發展園區,人禾後製)

首善之都的人口密集,其中也包括了「毛小孩」的人口數。這些毛孩們在人類眼中是乖巧可愛;但對同樣設籍在這個里的野生居民來說,並不是這麼回事。


被霸凌的穿山甲(影片:國家生技發展園區)

其實,不只是這些比東區更東的住戶,各地與人混居的野生居民們,都面臨相同的問題:居住權永遠沒人在意。
公共設施動不動就被隨意變更,更要隨時要擔心突如其來的迫遷;隔壁人類社區的毛小孩跑來霸凌,那些家長都堅稱自己的孩子最乖。更別提那些影響內分泌的夜間光害跟噪音。

偷窺到這一切的城市獵人們,也許可以將這些小八卦分享給身邊的人:如果剛好住在山邊,也許晚上拉起不透光的窗簾,那些前仆後繼的昆蟲們頭上就會少幾個包;如果剛好有毛孩,確保他們待在屋內撒嬌耍賴不要亂跑(貓咪可以繫上鈴鐺,提前警告野鳥們);另外那些大於一己之力的,例如保留原有公設不要變更、創造更多有林蔭大傘與腐植土地毯的美麗公共空間等,就需要每一個人,把小小的心意集合起來,告訴其他人:我們身邊的土地,還有一群靜默的野生鄰居,也需要居住正義!


人們與野生動物的距離,其實沒有真的那麼遠。
放寬心裡那道柵欄,我們還有很多接納與共存的可能。
(影片:國家生技發展園區)

回顧上期:城市獵人追蹤術

分類:

其他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