\

【活動花絮】夏日溪遊記〈學著看見,然後得以言說〉

行駛往頭城的火車,從灰色的都市奔往墨綠色山間。沿著基隆河蜿蜒穿行,直到鐵軌下的水色變成雙溪的靜謐深綠;直到窗外映入東北角海濱的透亮湛藍。直到奔馳過夾於兩山之間、立於大溪川上的鐵道橋,轟隆隆地,直把橋下那些人的張嘴大喊都掩成一陣無聲言語。

火車上的人們,大多是路過:此處北是桃源谷、南是蜜月灣,夾在上山與下海的洶湧人潮間,竟意外地鮮少有人駐足。而那些橋下的人們,又在此地大喊著甚麼?

喂!這裡!有好多故事的啊~

他們是來自各方,參加 9/6 「夏日溪遊記」的溪遊者們。在溪邊遊蕩、在溪裡遊玩,似乎是無所事事的,或也可以是豐富充實的。雖然在火車駛過的巨響下聽不見他們究竟在喊些甚麼,且讓我們用文字回溯一下當日的節奏:

那些以為熟悉的、其實未必真的熟悉

在課程正式開始前,來自各方的溪遊者們一起玩了一個小小的遊戲:短短一分鐘的時間內,為了贏牌,大家得搶在對方之前,說出卡牌上要求的內容。

而那些平常普通的內容,也在來不及思考的本能反應下,迸出許多稀奇古怪的答案。

有住在北投的 O 小姐,在面對「離家最近的一條溪」時不假思索說出了位在萬里的瑪鋉溪;有人完全回想不起來最近一次看到活著的魚究竟是甚麼魚;也有抽牌雙方一起對著牌卡上的三種魚乾瞪眼,不太確定究竟誰才是外來種。

說到我們平常所吃的魚、身邊所在的溪,那些以為熟悉的,其實未必真的熟悉。

從翻牌瞬間的搞笑與愕然開始,在分享、討論與解答中,逐漸進入認識台灣溪河樣貌、以及此地常見淡水魚類的主題。

主講是來自台大森林系的劉奇璋老師,本身是愛(釣)魚成癡的人。即使面前的溪遊群眾來自四面八方,完全沒有相關背景,也能把溪與魚的故事講得生動有趣,不停追問著想知道更多。

難得有大家從頭到尾都目不轉睛的室內課

溪遊,當然不能紙上談兵

豐富扎實的室內課後,溪遊者們紛紛準備下溪一遊。有些人有備而來地穿著連身防寒衣跟浮潛面鏡、有些人則是穿上塑膠涼鞋,謹慎地說「應該可以不用濕到全身吧?」

這裡的水量十分親切,可以自己決定要下到甚麼程度。有些人謹慎地站在不及大腿深的地方,拿著窺箱往水裡看;有些人一到河口水較深處,就迫不及待地把頭埋下去尋找剛剛簡報裡看過的魚身影。

潮池裡一條懶洋洋原地漂浮的海龍,就把大家都吸過去了

溪遊者們各自分散,在河口的深流、出海口的潮池、公路橋下的淺瀨區,用自己感到舒適的方式,嘗試著前所未有的視角看見一條溪。

在河口深流到潮池一帶亂竄的年幼海魚們,引起大家一陣目不暇給的視線追逐:豆仔魚、雙邊魚、六帶鰺 … 一一掠過眼前,當然還有四處巡遊的湯鯉大軍;不想「深入」水中的人,也可以在岸邊草叢塊石間隔著清澈的溪水,看超迷你年幼海魚們,正在這容易躲藏的小天地裡悠哉找食:小得像一片黑色碎葉般的駝背胡椒鯛、或者幼時才有漂亮顏色的銀紋笛鯛,都在這淺得幾乎沒有水流的地方安靜地飄飄蕩蕩。

即使是不及膝蓋的淺水,石縫間仍可能有各種驚喜:有人在橋洞下接二連三發現大隻過山蝦,呼朋引伴的圍過去許久不肯離開。有人定點在淺瀨中原地不動,用耐心守候那些黏在石頭上映著陽光閃閃發亮的鰕虎。

從河口往上溯,短短一段路,也能明顯感受微棲地的不同

短短 200 公尺已有道不盡的繽紛,然而,大溪川的故事還不只如此。如果我們從公路橋往上游望去,會看到在今夏新被拆開的第一道固床工、以及更上游,層層疊疊的其他固床工們。

當年為了保全對象而進行的水保工程,經過無數溝通協調後,嘗試性、也突破性地拆除了第一支固床工,試圖恢復水路成更友善生物的樣貌。而如果我們順著溪流往上游走去,就更能體會水路樣貌改變產生的影響。

踩過河床被一階階整平後,失去自然坡降的水道,隔著鞋子也能感受到水淺流緩而明顯升高的水溫,溪底的藻類也從咖啡色的矽藻變成綠色絲狀的水綿。

頭上頂著炙熱的陽光,腳下踏著滿覆綠藻、溫熱而微黏的水,鼻中嗅到乾涸底泥與溪石上日曬後的水草氣味,溪遊者用身體直接感受了河溪樣貌改變產生的結果。

往上爬了幾階,來到第四座固床工上,溪遊者們忍不住又四散開來探看水下。此時河口成群巡梭的湯鯉群已不見蹤影,腳下偶爾快速閃過的是苦花的身影。拿出窺箱探查,倒也十分容易捕捉到台灣吻鰕虎頂著一張漂亮大花臉的蹤跡。

人為的地形阻隔,在這個乾季就成了不同魚群間涇渭分明的界線

試圖說溪裡的故事

結束溪流裡的探訪,下午的時光,用兩個遊戲來試圖說說溪流的故事。如果,我們沒有時間帶大家真正走進溪流、如果,我們想把溪流的故事帶到其他地方,用不同方式說給更多人聽,於是有了這兩套遊戲。

一、溪流馬拉松:脫胎於生態繪者李政霖的《溪流馬拉松》漫畫,用趣味競爭的桌上遊戲,呈現溯河魚類遭逢的困境。

玩家一面操控著自己手上有特殊能力的三隻魚,試圖溯河得分;一面隨機翻牌,用能力與運氣,面對各種突如其來的阻礙或事件。

到底溯河之旅會發生甚麼事 ?!

二、阿虎的生存挑戰:相較於需要理解規則、玩起來較為複雜的桌上遊戲,這個遊戲更加直白簡單,適合中低年級的推廣對象,也適合曬飽太陽浸飽溪水又剛動完腦的疲累大人。

於是溪遊者們扮演起溪流魚類時各個生猛無比,一番衝搶之下,完美演繹了溪流魚類之間彼此競爭、掠食的一幕,也正好就是這個遊戲要傳達的概念。

阿虎的生存挑戰 … 果然是好競爭啊!

溪遊未絕,___________

課程尾聲,但不是結束,更希望能是以後的開始。不論是來玩水的大孩子也好、身負教育推廣重責大任的現場工作者也好,都能將今日的溪遊經驗,用自己的方式,說給不同的人聽。

也許是帶著班上的孩子一起玩遊戲;也許是在城市的河濱騎著腳踏車;也許是假日到哪條溪畔釣魚;或者就複製今日的經驗,帶著朋友、戴上蛙鏡趴到水裡。各自溪遊,各自體會。

面對自然,直接的感受才是最有力的。任何說故事的方法,終究只是試圖複製我們的感受給不及感受的其他人。這次「大人的溪遊記」,帶著大家一起踏入水中,親身感受。學著看見,然後得以言說。

噹噹!把漫漫長文看完的你,終於得到這個好消息:

特別快訊:「大人的夏日溪遊記」 9/26 季末最終場,剩下少許名額還不手刀報名!

註:參與課程可獲得教學方案操作的電子檔一套,供自由運用

註:本課程可登錄環境教育學習時數 6 小時